話說啊,
在買回BAGNO 本本後,我雖看完了,
但其實劇情看的是異次元版的吧(大笑)


果然,同人圖還是文  要整個弄懂後再吼出去啊 慎之慎之(列入家訓)


以下內文正解(咖啡色),引用自此:
【翻譯】BAGNO(眼鏡克哉x本多)/樓主: 銀杏小葉子   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2962355521?pn=1   
還沒看過的快去吧


本多:歡迎回來~  ●:難怪克哉要把本多養在家裏 (心)甜(心)

中翻正解:
「喔,歡迎回來。」
從外頭回來的克哉,全身帶著和日本氣候接近的寒冷,本多從廚房探頭出聲迎接。
「又是咖哩嗎?」
想像本多有點鬧彆扭嘟嘴的樣子,故意不動聲色地問他。
「味道很好不是嗎?」
果然,本多臉上的嘴角上揚了。

●: 鬧彆扭嘟嘴是情趣啊  反正本多心很韌的馬上就笑臉:) 
  M克就是被這點拐走的拐 走 的的的的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本多(紅酒依稀)  V.S 克哉(加哩整頭) =作者比較疼本多啦
●:(看不懂日文的不正解):前面進浴室了,然後M克是洗頭洗到一半沒有熱水? 然後被本多
(1) 叫去吃咖哩(大笑)!
(2) 頭被淋上咖哩! XD

正解:
「總之浴缸有先儲水,一個人洗還沒問題。」
「我吃飽後要工作。你先去洗。」
「嗯--。那,我先去準備晚飯。」
重新振作的本多朝廚房走去。


所以,到底是做了什麼事,讓我們家的餐桌像受到恐怖攻擊過後呢
克哉的頭上有高黏度的液體附著。
是咖哩。
正一滴滴的落下,弄髒白襯衫。
至於本多,上衣則是染上紫色的液體。
是紅酒。
「那個,抱歉。因為比賽變得白熱化很抱歉。」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然後,去洗頭...本多把咖哩淋頭上,你也打算這樣放過他(心)
●:.......????? (面對解碼推理的極限) 本多也在浴室裏、克哉也在洗頭,所以是本多幫克哉洗頭嗎?     

本多:(沒生氣,EQ很好嘛)  M克:(已練成觀泰山崩於眼前的平靜....)



佐伯家祖先一定有欠本多家祖先很多錢的無償疼愛正解:

本多身上幾乎都沒潑到,汙漬也不大。
而克哉,將染成黃色的襯衫丟到垃圾桶,用洗手台的水將毛巾弄濕,把頭上的咖哩輕輕擦掉後,將身上沾到的醬汁也一起擦掉。
「長褲還好嗎?」
「不到丟的程度。」
雖然這麼說,但已經被咖哩滲入了。沒辦法再穿去工作了。
將有點霧氣的眼鏡放在洗手台的架上,準備用從浴缸舀到洗手台裡的熱水洗頭。
「吶,不進來真的沒關係嗎?」
「真煩。熱水有限沒辦法不是嗎?」
「那麼說是也沒錯啦
雖然這麼說,頭髮沾染的味道現在光想像就不舒服。想著要怎麼解決這個味道,然後簡單洗了頭髮。要離開浴室時,克哉的手臂,被本多抓住。


●:(笑)話說啊,繼R.GAME噴水池後又報銷了一件襯衫,《魅藥》也算進去就是2件了。窮鬼本多是被淋汽油後  黃襯衫在 R.GAME中回日本也照穿啊...(噴水池後一定櫃子裡也是還那一件吧....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此張圖與劇情大誤到極點了~ 歡迎作為春晚的互動列舉討論

●:
~本多要克哉坐....坐哪?   正面? 背面? 對話是誰在講啊~~~(如果看的懂的話可以用語氣推論、看不懂時分不出來....要用順序去算)

~說「發情」的是....? 本多對M克沒有性慾嗎?
本:『友人嘛...』
克:「(太中規中矩了? 所以H就交給我吧咈咈)」

 恩...XD算了照R.GAME浴缸姿來畫好了(打滾)

果然《三國演義》就是《三國誌》的同人文之同人作品總是有誤不可輕納為正史的正解:

本:「不願意的話就我坐前面,你要配合喔。」

克:「想壓死我嗎?」

(中略)

正考慮要讓本多做哪件今天帶回的工作時,注意到本多居然安份得連句抱怨的話也沒有。
感覺很怪。
克哉突然轉頭過去,對上本多的眼睛。
「本多?」
「嗯?什麼?」
是很平常的回答。看起來是這麼回事聲音卻有微妙的壓抑感。
幾秒後,看著本多臉的克哉,慢慢地靠往自己和本多之間的縫隙。
「等克哉。」
果然沒錯。

……你在發什麼情?」
(中略)_
「沒辦法啊!誰叫你露出性感的後頸給我看
「我可不想被擅自看人脖子,又擅自發起情來的傢伙這麼說。」
「囉、囉嗦啦!夠了,別碰了!」


●:這段閨房之樂很精彩,自己去看哈哈 (PS:人家是晉宣王仲達控這樣)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M克的心情突然由從容→耗整晚也無妨~...本多隱瞞半天還是引發M克的性慾了啊(今夜去了了矣)

●:話說....為什麼本多沒有在姿勢OK、取得發球權(?)的臨戰狀態下攻了前方的M克呢?      我猜的話,一定是他很愧疚M克這麼疼他吧?   把水都給他用,還真的要直接走出去呢!  
從他選『把克哉抱進浴缸裏』不選 『讓克哉離去』時,他就是此篇作者白夜月大人的美好祭品了哪!耶!  

到哪都能比賽的2人 正解:

克:「我可沒碰,是你自已靠過來而已。」
本:「才沒有!剛才連被拉都不高興,為什麼狀況變這樣你就
本多用又羞又窘的表情瞪著,但本人完全沒發現,現在的模樣毫無迫力。
(說是沒迫力,但這樣看就更像是煽動。)
用本多聽不到的聲音竊笑。
「好吧。你都拜託我身體温暖再出去,我就再泡一下,在這之前你就加油集中精神吧。」
……克哉。」
因為玩笑開過頭,本多也做出反擊。從克哉身後抱住,在胸口和腹部之間撫弄。
「這種姿勢的話,我要反攻是有可能的喔!」
「呵在那之前會先讓你站不起來。」
克哉說完的同時,手也握住和自己緊貼著的本多那●:那什麼不給你看XD

●:結果,反擊敵方的方式是抱緊緊啊?隊長?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●:本多你人太好了,有膽咬但不會咬的----------
●:(文字橫豎都看不懂~看圖到是懂很快啊我!)  

以下進入腐女的世界了喔之正解:
克:「明天,早上有練習對吧?」
本:「是是啊
在狹窄的浴缸內,本多眼睛不知道往哪放,舉止怪異地回答著。
「那麼,給我舔。」

「哈?」

●:後來想想,玩成這樣,M克還想到本多明天要練習,用舔的恢復了冷靜(不虧是商務白領啊)。   所以呢,你老公叫你作的事都是為你著想喔!
 (克:其實我是要他誘惑我咯咯咯~)

--誘惑有成功嗎?
M克算計要本多誘惑、照公式他結果自己又先被誘惑了嗎?
請自行用感謝作者&中文翻譯者的心情去賞閱吧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(未有翻譯的 作者的話)  ●:看不懂但能確定 ,又是一個本多中毒者~


libenta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